「聿」字正音(兼論推導今音方法)

作者: 川爸

原載: 子在川上曰 《最緊要正字》指瑕 2007年2月15日


目錄


第一節、引言

爸爸看 2006年11月16日《最緊要正字》,節目取笑歌手陳奕迅,說他在另一節目中把「貝聿銘」唸作「貝『律』銘」,是「讀錯字」,然後請出中文大學學者,指出「聿」音「月」:

該名學者提出:「著名的建築師是貝聿(月)銘,先說中間的「聿」字,在《廣韻》裡的標音,是「餘律切」,讀「月」,這個字也是部首,通常用於古文中,作為助詞,用在句首或句中間,本身沒有特別的意思,另一個解釋,這個「聿」字,也是我們現在用的鉛筆的「筆」的本字。」



第二節、問題

這段說「聿」音「月」的話,有兩個待商榷的問題:

  1. 「聿」,《廣韻》注「餘律切」,然而,如果不附帶任何繁瑣的反切條例,「聿」字只能切出 jeot6(粵語沒有 jeot 這個音節,所以不能注出直音,大約是 jeon6「潤」 的入聲讀法),而不是 jyut6 的「月」。
  2. 早獲公認的專家並不以 jyut6 為「聿」之正音,姑舉以下三家為例:
    • 查香港中文大學.人文學科研究所.人文電算與人文方法研究室架設的《粵語審音配詞字庫》< http://humanum.arts.cuhk.edu.hk/Lexis/lexi-can/ >,「聿」字有三個讀音:
      • 「wat6」(直音「核」)
      • 「leot6」(直音「律」),注云:「聿wat6」的異讀字,口語讀音
      • 「jyut6」(直音「月」),注云:「聿wat6」的異讀字
      似乎把「wat6」(核)視為正音,把「leot6」(律)和「jyut6」(月)視為異讀。據電子版《粵音韻彙》,黃錫凌只收錄 wat9(核)與 leot9(律)兩音,甚至沒有收錄「jyut6」(月)音。
    • 詹伯慧主編 (2002, p.453)《廣州話正音字典》與黃錫凌《粵音韻彙》同,「聿」條下注:
      • wat9〔屈9〕leot9〔律〕〈俗〉
      詹伯慧以 wat 為「聿」之正音,leot 為俗讀,沒有收錄 jyut。
    • 王力 (1985, pp.469-470)《漢語語音史》介紹廣州韻部(按,原文並非用香港語言學學會粵拼方案,為方便顯示而改之):
      • (26) 術部〔eot〕
        切韻術     例字:卒黜絀怵律率述出血阝戌li>
      • (28) 質部〔at〕 
        切韻術(牙喉) 例字:橘聿遹
      顯然,王力認為「聿」以 at 為韻,非 yut。此外,在整節介紹中,沒提過術韻(「聿」字屬於術韻)與 yut 有關(見下第 4 節說明)。
      「聿」是否只能唸作「月」?還是陳奕迅給冤枉了,成為當世香港文字獄的又一無辜受害者?



第三節、正音

要知道某個字的今音,最簡單的方法是查閱一些早獲公認的辭書(如黃錫凌《粵音韻彙》、詹伯慧主編《廣州話正音字典》),看看有哪些注音,一般情況下,凡辭書收錄的一眾讀音,都是具合法地位的讀音。

當然,如果拒絕承認這些注音,或看不起這些辭書,又或想窮根究柢,要知道一眾注音中哪一個(些)才是正音,那麼,最徹底的做法,便是來一次推音。

推音也者,推考正音之謂也。何謂「正音」?按語音演變規律由古音發展至當世之今音,是謂正音。因此,「正音」不即是「正確的今音」,只是符合語音演變規律之音讀。符合語音演變規律,不一定即是正確的讀音,怎會這樣?因為,一個詞語或語素的音節,固然必定受語音內部的推演變化規律影響,但語音演變規律並不是唯一決定音節的因素,每一個音節,往往還受到其他非語音因素,如社會、文化因素影響,這裏涉及的不音韻學的問題,而是社會語言學的課題了。

推音理論,必須:一、不違反語言學演變規律,而且;二、也不違反語言經驗。此兩條原則,第二條可能比第一條更有意義:因為,不違反語言學規律的東西,可能違反語言經驗,但不違反語言經驗的東西,通常都不違反語言規律。原因是,語言經驗乃是許許多多或明或隱或仍未為人所知的語言規律的「多元決定」(overdetermination)(阿爾杜塞爾的政治學術語)的結果,語言規律既包括語音學規律(即《廣韻》中古音的必然的演變發展),也包羅涉及社會、文化等的社會語言學因素的影響。這就是只論《廣韻》的中古音而抹殺語言經驗,乃敝於一偏的原因。



第四節、推音

推導今音的步驟如下:

1. 查中古音資料。

首先查出「聿」字的中古音資料。不錯,推音的確須由《廣韻》所記載的中古音開始向下推,每一字所代表音節的中古音資料,就好像是字音的 DNA,可以用來推斷每一音節在後世的音素面貌:

聿:喻4母、臻攝、術韻、合口、三等、入聲。

不少大型辭書都載有這些中古音資料,最簡便的做法,是瀏訪由上海師範大學潘悟雲主持的「中古音查詢」。爸爸則用他自建的資料庫。

2. 先推聲調。

推導聲調最簡單容易,所以先推聲調。學過聲韻學的都知道,聲調自中古至現代的演變基本規律有二:

  • 中古的平、上、去、入四聲,到了今天粵語,在一般情況下,很對應地仍作平、上、去、入四聲。
  • 同時,中古清聲母今天為陰聲調,濁聲母今天為陽聲調。
「聿」為喻4、入聲,喻4 為次濁,濁音的入聲字,今天粵音一般作陽入。真簡單。

3. 推聲母。

聲母的演變基本規律有三:

  • 不同的中古聲母,到了今天粵語,演變為不同的聲母。過去學聲韻學,要死記其間的中古與現代的對應關係,今天呢,爸爸說,我們有資訊科技輔助,利用電腦,過去至少要樍十年工夫才能粗通,現在花半天便可以基本把握。
  • 凡牙(見溪群疑)、喉音(影曉匣喻),今音的聲母乃按中古開合與洪(一、二等)細(三、四等)的不同而有別。
  • 凡全濁聲母,今音的聲母乃按中古平仄的不同而有別。更具體而言,是全濁平聲於今音為送氣,全濁仄聲(包括上、去、入三聲)於今音為不送氣;當然,如果今音的聲母已無送氣不送氣的音位分別,則此規律無效。

「聿」,喻4,乃喉音,合口、細音(三等)。爸爸利用自建的中古音與今音資料庫,輕易地 click 一、兩下,便統計出「喻4、合口、細音」的今音聲母分布,如下:

d 1(抌)
g 1 (捐)
k 1 (瓗)
kw 1 (蠵)
s 1 (鄃)
w 28
j 93

結果顯示,j 為最有可能的今音聲母,w 其次。 其他的聲母,「抌」是保留上古音(喻四歸定),「蠵」是混同了此字另一「匣」母音讀,「鄃」是混同了此字另一「書」母音讀,至於「捐」和「瓗」則應是演變規律之外的例外音讀。(題外話:要嚴跟演變規律,「捐」要讀為「原」--以後籌款時大家要說「請大家『原』多啲錢」,真要命!)

4. 推韻母之一。

韻母的演變基本規律之一為:

  • 韻母的演變,還要配合開合與四等,不同開合與不同等的韻母,今天演變為不同的韻母。韻母的演變,其複雜處百倍於聲母,過去學聲韻學,當然也要死記其間的中古與現代的對應關係,今天呢,有了資訊科技輔助,半天工夫便抵得上過去要二十年才練就到的功力了。

又 click、click、click,便輕易統計出「臻攝、術韻、合口、三等」的音節,今天粵音韻母的分布十分清晰:

yut 8
at 13
eot 25

結果顯示,eot, at, yut 依次為最有可能的今音韻母。

5. 推韻母之二:分析韻母與聲母的配對關係。

韻母的演變基本規律之二為:

  • 韻母的演變或與聲母有關,不同聲母,會決定今音配上不同韻母。這是因為:至少在粵語中,並非任意一個聲母,都可以配上任意一個韻母,聲母與韻母之間的配對,受限於音節的系統,現代粵語音節系統可以參看「粵語審音配詞字庫.粵語音節表」。

所以爸爸又檢查一下「臻攝、術韻、合口、三等」的今音韻母,看看與聲母有沒特別的配對關係--橫豎用電腦檢查,程序十分簡單:

eot (25):

來 (4), 知組 (3), 章組 (7), 精組 (11)

at (13):

見組 (1), 章組 (1), 影組 (11)

yut (8):

來 (1), 知組 (3), 精組 (1), 影組 (3)

顯然,「臻攝、術韻、合口、三等」的音節,當配對塞擦音和擦音的知組、章組、精組聲母,以及來母時,韻母主要讀為 eot,當配對影組聲母(喻4 屬影組)時,韻母主要讀為 at。yut 呢,介於這兩個傾向之間,或者可以說,yut 是 eot 與 at 這兩個正音分布的例外變化,說清楚一點,是俗音。

正如以上第 2 節所述,王力 (1985, pp.469-470)《漢語語音史》介紹廣州韻部,術韻(按,再囉嗦一,「聿」於中古屬術韻)僅兩見,一是 eot,另一是 at,而於 at 中以括號註明「牙喉」。王力的說明與統計結果一致:「聿」字音節所屬之術韻,於今天粵語的基本演變規律是:舌齒音讀撮口呼 eot(粵語 eot 為撮口呼,說見王力同書),牙喉音讀 at;yut 嘛,本來沒份兒。

這種分別是音韻學中很基本但重要的規律:「聲母可以分為兩大類:舌齒唇音為一類,喉牙為一類。它們對韻部有不同的影響,造成韻部分化的條件。」(王力《漢語語音史》, 1985, p.576)這也解釋了為甚麼統計結果中,eot 較 at 為多:這不是因為 eot 較 at 更主流,而是因為舌、齒音的字(唸 eot)比牙、喉音的字(唸 at)更多之故。

爸爸慨嘆說,現代資訊科技真是太過發達了,對於需要處理大量資訊的學科,這實在帶來莫大的方便,爸爸認為,這就是今天再不能自命權威壓人的原因了。



第五節、討論

我們如何詮釋以上統計得出的結果?

1. 我們先把統計出來的「聿」字字音各音素的各種可能性,列成以下的表格--爸爸稱之為「推音統計矩陣」:

      eot (25)  at (13)  yut (8)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j (93)    [jeot]        jyut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w (28)         wat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l (0)     leot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在矩陣中,縱列是可能的聲母,由上而下表示可能性由最高至較低,橫列是可能的韻母,由左至右表示可能性由最高至較低。矩陣中的每一格,即推導出來的可能音節,由左上至右下,表示可能性由最高至較低。

2. 如果只考慮推導出來的最有可能聲母、韻母、聲調(即只根據上節第 3、4、2 三項的推導統計結果),則得到 j+eot+6 是最符合演變規則發展出來的今音。噫,不正是根據反切切出的那個不存在於現代粵音音節的切音嗎?

正是。因為這一結果沒有考慮聲母和韻母的配對關係(即上節第 5 項結果)。這也正是反切決不是可靠的推音方法的原因。原則上,反切的反切上字與反切下字沒有必然的關係,也就是說,訂定反切的古人可以任意選擇反切上字,然後配合任意的反切下字;可是,正如上節所述,實際上,反切上字所代表的聲母與反切下字所代表的韻母(和聲調)受限於音節結構,決不能任意配對。這是反切的深層次矛盾。由於這一矛盾,如果我們光憑反切,「餘律切」的「聿」竟切出 jeot6 這個不存於現代粵音音節的結果。所以,即使是「《廣韻》原教旨主義者」,也不會把 jeot6 當真,要求別人把「聿」讀為 jeot6。

這裏有一個十分重要的關於推音的啟示:正音--即根據語音發展規律所推導的音節--必須面對語言經驗的法庭(這本來是哲學家蒯因的比喻),未經過語言經驗法庭的裁決,根本連語音的資格也沒有,說甚麼「正音」根本無從說起。

3. 好,既然如此,我們便把聲母與韻母的配對關係一併考慮,即根據上節第 3、4+5、2 共四項的統計結果,推導「聿」的正音。結果呼之欲出,And the Oscar goes to...

「wat6」(核),「核突」的「核」(按,「核突」本字作「鶻突」)

原來,黃錫凌《粵音韻彙》最「正」。

Order! Order! 先別起哄。這結果的理由如下:喻4 為影組聲母,配合「臻攝、術韻、合口、三等」韻母,今天主要唸作 at,「聿」字的三個候選正音中,只有 wat 符合條件,wat6 實至名歸,當上「聿」字正音寶座。

4. 不服氣嗎?覺得「貝『核』銘」、「林貝『核』嘉」、「趙『核』修」不自然嗎?爸爸說,冇計噃,如果要嚴守正音--也就是嚴格根據語音演變規律規定今音,「聿」字只能讀 wat6「核」,其他的統統都是俗音。

只不過,語言經驗中許多音節都不是「《廣韻》原教旨主義者」,它們很多時候會稍稍逸出語音演變規律之外,就好像生物的 DNA 會由於這樣那樣的緣故,不斷出現或大或小的突變,豐富生物的多樣性,讓生物更能適應周遭的生存環境。語音和音節的情況相似。

「聿」可以唸為 jyut6 的「月」,便是例子之一。「聿」是喻4 聲母,按上節第 3 的推導聲母結果,j 本是最有可能的今音聲母,只是,j 一不能與最有可能的 eot 配對(不嫌囉唆,再說一遍,粵音沒有 jeot 音節),二不能與次可能的 at 配對--這裏的理由比較複雜,因為「聿」是合口音節(即有 u 介音),到了今天粵音,一定不會演變為一個口腔開口度大、舌位較後的韻母,jat 便是一個這樣一個口腔開口度大、舌位較後的音節,用傳統音韻學的概念,jat 是開口三等的今音,而不會是合口三等的今音。那麼,怎麼辦?好辦,把韻母稍作改變,既配合 j 聲母,又與合口音相應,便變成了 yut。我們可以說,jyut 是一個「聲母為優」的擇:選取最優的 j 為聲母 ,韻母只好將就,取不優的韻母 yut,而與月韻相混了。

「聿」可以唸為 leot6 的「律」,也是例子之一。「聿」是「臻攝、術韻、合口、三等」音節,按上節第 4 項的推導韻母結果,eot 是最常見的今音韻母,所以,雖然按上節第 5 項的推導結果,「聿」屬喉音,本該唸 at,卻轉讀成舌齒音的 eot 。只是,eot 一不能與最有可能的 j 配對(不嫌囉唆,再說一遍,粵音沒有 jeot 音節),二不能與次可能的 w 配對--粵語音節也沒有這個音節。那麼,怎麼辦?好辦,把聲母稍作改變,與配合 eot 韻母,又與喻4 聲母相對比較相近,便變成了 l。我們可以說,leot 是一個「韻母為優」的擇:選取最優的 eot 為韻母 ,聲母只好將就,取不優的聲母 l,而與來母相混了。

根據第 4 節的推音結果,「臻攝、術韻、合口、三等」舌齒音的粵音今讀,以 eot 為韻,也就是以撮口呼為韻,yut 與 eot 同為撮口呼(見第 4 節),與 at 相對立,換言之,其實把「聿」讀作 jyut6 或者 leot6,都是把「聿」字從牙喉音「混讀」為舌齒音的結果,二者本質相同。一個旁證是:「出」,「昌母,臻攝、術韻、合口、三等,入聲」,根據語音演變規律,舌齒音(昌母屬舌齒音)今讀撮口呼的 eot,當讀為 ceot1,正是今天「出」字一般讀音,不過,「出」字還有另一白讀:cyut1(「撮」的陰入聲),白讀很多時候是古音的保留(周星馳便喜歡在電影中把「出」唸作 cyut1,以顯得較「老餅」(年老),增加喜劇效果),足見 yut 與 eot 於「臻攝、術韻、合口、三等」演變規律中的相通之處。

有甚麼結論?結論是,《粵語審音配詞字庫》列 wat6 為正音,jyut6 和 leot6 為異讀,或者俗音,相當合理。也就是說,其實三個音節各有音韻學上的理由,都是「聿」可以接受的音讀。

Court!



第六節、餘論

且慢!還有結案陳詞。

既然 wat6 才是「聿」的正音--即嚴格根據語音演變規律發展出來的今音,而 jyut 是「聲母為優」的異讀俗音,leot 為「韻母為優」的異讀俗音,那麼:

1. 《最緊要正字》提出 jyut6 「月」才是「聿」的正音,並不正確。

2. 《最緊要正字》批評歌手陳奕迅讀錯了「聿」字,是典型的五十步笑百步的笑話。

第一點是小問題,倒易解決,人總是人,豈會永不犯錯,犯點小錯,其實無傷大雅,本不必小題大做。

第二點是態度的問題,反而比較棘手。

正如上節所說,wat6、 jyut6、leot6 各有音理的支持,把「聿」唸為 wat6 固然可以,唸為 jyut6 或者 leot6 俱無妨,尤其是 jyut6 和 leot6 二者,既同為異讀俗音,更沒有人可以根據古音,以 jyut6 排斥 leot6。《最緊要正字》把 jyut6 定為正音,而排拒 leot6,既然沒有音韻學的根據,則如何得此不準確論斷?斷不會是一眾主持與顧問點指兵兵,隨意選擇一個黃袍加身,然後要萬民俯首膜拜吧!(可能原因見:《最緊要正字》指瑕之十一:再論「聿」字正音。)

《最緊要正字》其中一位經常出鏡的學者曾接受報章訪問,提出所以要辨正音正字,原因在於「語言對我們來說,就像是自己的儀容,你也會整理好衣裝才出門。講正字,是關乎自己修養的問題。」(《樂在辨正字》)可是啊,想不到的是,原來指摘別人衣履不整,自以為高人一等之徒,只要稍加深究,衣履竟然同樣不整,儀容修養其實同樣是販夫走卒一類而已。其身不「正」,此之謂也。

只許州官講 jyut6,不許百姓說 leot6,《最緊要正字》的荒謬處在此。

20 世紀初魯鎮咸亨酒店的格局,當街有一個曲尺形的大櫃檯。穿長衫的,會踱進店面隔壁的房子裏,要酒要菜,慢慢地坐喝。做工的人,多是短衣幫,靠櫃外站著,喝喝酒,吃吃下酒之物。孔乙己是站著喝酒而穿長衫的唯一的人。穿的雖然是長衫,可是又髒又破,似乎十多年沒有補,也沒有洗。孔乙己自己知道不能和別人談天,便只好向孩子說話。有一回對我說道:「你讀過書麼?」我略略點一點頭。他說:「讀過書,......我便考你一考。茴香豆的茴字,怎樣寫的?」孔乙已是這樣的使人快活,可是沒有他,別人也便這麼過。

《最緊要正字》是 21 世紀香港的孔乙己,大約孔乙己的確還未死。



延伸閱讀:「月蚌相爭」的笑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