講粗口

作者: 潘國森

原載: 《都市日報》〈中國名堂〉 2007年5月31日


兩鐵合併後,在其範圍內講粗口有可能收監,罰則未免過重。何謂粗口,亦不易定論。

香港人以粵籍居多,廣府話粗口較容易辨別,共為一動詞、三男一女四名詞,共五個字。不過,廣州外圍四鄉口音各有不同,這五個粗口字發音便有開闔。若只針對粵方言而不罰大江南北各地鄉談,又會成為「籍貫歧視」。執法人員是否要先上一門「中國各地粗語穢語導論」的課程,順道認識一下潮語、滬語、川語中的粗口?然後再深造「中班」、「高班」?

現在香港學生大都要學何文匯教授推廣的按《廣韻》來切「粵音正讀」,「鳥」字是「都了切」,依方程式解題,即得廣府話粗口中的動作字。還有溝字為「古侯切」,何教授的《粵音正讀字彙》即教這個溝字的「本讀」如廣府話粗口字「三男」之一。

若日後有兩個穿了校服的學生在車廂內研究《廣韻》而給告上法庭。算不算干預學術自由?(二之一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