激烈與極端

作者: 潘國森

原載: 《都市日報》〈中國名堂〉 2008年4月30日


香港中學會考這個歷史悠久的公開試,顯然從中國科舉制度中借來「會試」的會字。清制會試是第二級公開試,要在第一級的鄉試(各省舉辦的公開試)中式,獲取舉人資格才可以參加。會試中式就獲得貢士身份,再參加人人合格的殿試,就成為進士。

科舉考試號稱國家掄才大典,擬題非常隆重。今年香港中學會考的中文科又起爭議,實在有需要弄清楚語文教育有甚麼目標和目的,公開考試又應該怎樣配合。如經常出現教學與考評不協調,必令師生無所適從。

今年試題出現所謂「潮語」的討論,除了選材冷僻而捱罵之外,擬題人對那些「潮語」的理解亦被評為不夠全面。例如釋「激」為「與極同義」,似乎忘記了「激烈」的本義。比如「激瘦」,應該是「激烈減肥」之後變得很瘦,然後才有「激瘦」這一省再省的簡稱。因此說人「言語很激」,本來的意義是指「激烈」,說成是「極端」則只是引伸義。

(二之一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