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談「正音」

作者: 潘國森

原載: 《文匯報》〈琴台客聚〉 2008年12月29日


剛出席在香港城市大學舉辦的第十三屆國際粵方言研討會,將過去在傳媒發表過的意見整理,草成《香港粵語「正音」運動》一文。處理方言的「正音」問題,應該由政府牽頭,廣延專家學者、老師宿儒一起審訂。以粵語而言,更不是香港人可以說了算,因為整個粵語區範圍廣大,起碼要省港澳三地參預,若條件許可,海外廣府人社區的意見亦要參考。絕不能像今天香港的作為那麼荒唐,由電子傳媒強勢硬銷,然後教育部門盲官黑帝,以行政干預學術強逼前線老師反對自己的師長,學習不學無術芝麻綠豆教育官選定的一套。

現時電子傳媒推廣最多的是「機構」讀「機救」、「購買」讀「救買」、「綜援」讀「眾援」,近日電台又有人將「時間」又讀作「時艱」。這些讀音都是不祥的惡聲,現在大機構紛紛出事,要人打救;綜援出現濫用,成為部分民「眾」騙納稅人血汗錢的工具;金融海嘯衝擊,電台每一刻都要「渡時艱」,全部都叫人聽得心煩。

我不能承認香港電台等傳媒推廣的一套是正音,所以在文章的題目特別加了引號。因為負責審音的一伙人在學術上不誠實,用雙重標準來欺騙教育局的官和中學校長,《廣韻》的廣是增廣的意思,卻與廣東的廣無關,如果去問那些大力支持「粵語正音運動」的中學校長,許多可能還不甚清楚明白。過去就曾有中學校長在集會上宣佈新的讀音!

甚麼是「正音」?正的相反自然是不正,不正就是歪。他們要用宋代的《廣韻》來「正」現代人的粵音,在語言學、音韻學上根本是個笑話,這種歪理,只有那些畢業後不再進修的校長才會相信。正又可以跟邪相對,正直與邪僻,現時許多中學老師被逼教邪音。例如他們說「會計」要讀「賄計」,難怪有這麼多財務人員收了黑錢造假賬,幫助不法分子欺騙投資者。不是「邪音」是甚麼?正又可以跟奇相對。正陣之外有奇兵。那些所謂「正音」,許多都是大家從來沒有人聽過的「奇音」。棟樑要讀「凍樑」,不是很奇怪嗎?正又與反相對,這些讀「正音」的人,實在「反智」。因為他們告訴學生,學生的父親、父親的父親和老師、老師的父親和老師等等,所有人連續幾代都讀錯,只有負責任教「正音班」的博士和教授才懂得依足《廣韻》來審音,豈不反智?

語音教學是個大問題,文字學習亦同樣出現大災難。一位與會的中學老師說,自從二零零七年中學會考不考範文,現時中學生的中文水準已經非常「可怕」。今天中六中七的學生連聽香港人耳熟能詳的《帝女花》之《香夭》也完全聽不明故事講甚麼,古文對於他們來說與未學過的外文無異。「落花滿天蔽月光,借一杯附薦鳳台上,帝女花帶淚上香,願喪生回謝爹娘。」除了「附薦」可能較與時代脫節之外,其他有何難?教育當局將課程「去中國化」真成功!

香港的中國語文教育前途實在非常悲哀和灰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