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晚不正宗

作者: 潘國森

原載: 《文匯報》〈琴台客聚〉 2009年6月1日


據說名演員趙丹留下「管得太具體,文藝沒希望」的遺言。今天香港社會和教育界很強調要培養年青學生的創意,但是在日常教學的層面,許多時卻是管得太具體。管不是不好,從「管教」一詞來看,管應該在教先,老師在課堂上能夠管得好學生,才可以教得有效。

粵語文化傳播協會網站的論壇有網友留言,說了一個「笑話」,他指出有香港國文老師將學生作文作業中出現的所有「夜晚」一詞劃掉。學生問錯在何處,老師答道「晚上」才是「正宗中文」。這個笑話實在叫人哭笑不得,這位老師如此熱衷於教授正宗中文,心目中可能有一份長長的清單,列明「正宗中文詞彙」或「香港學生常用非正宗中文詞語」。看來香港學生在日常中文寫作也被管得太具體,怕會影響文藝創作。

「夜晚不正宗」可能只是冰山一角。

我大膽猜想,這位老師可能比較年輕,二三十年前在香港中學畢業的學生,大概沒有在國文課堂上學過正宗中文這一回事,正宗中文也不大可能是這位老師的個人發明。正宗中文的概念,以及「晚上」正宗而「夜晚」不正宗的裁決,極可能是老師的老師所教。

小時候聽過一個說法,印象非常深刻。有人說曾經將一篇學生的文章交給一群老師批閱,結果發現評分相差很遠,最高到九十分以上和低至僅僅合格都有。這個小故事說明老師批改學生作文原來可以滲入相當大的主觀成份。遇上懂得正宗中文的老師,每一個「夜晚」都要給劃掉而改為晚上,肯定難得高分。

前人以「不正宗」的「夜晚」入文,例子舉不勝舉,以下按年代先後排:(一)若是夜晚老公不在家時,便掇一個香桌兒出來;(二)夜晚路上有虎,須要小心;(三)只是園裡空,夜晚風冷;(四)初秋的夜晚,星光葉影裡陣陣的小風。

前三例分別出自《水滸傳》第四十五回,《儒林外史》第三十八回和《紅樓夢》第七十五回。今天香港老師認為施耐庵、吳敬梓、曹雪芹用了「不正宗」的中文詞語,或可以辯解說那是「古文」,都來自要扔進茅廁的線裝書,所以今天香港學生絕不可以學。第四例出自老舍的《駱駝祥子》,這部作品在一九三六年發表,大量使用北京口語,被譽為現代白話文小說的經典作品。

我不甚明白真相,只是從常理推斷,這「夜晚不正宗」的小風波會不會跟近年香港教育界爭論的「普通話教中文」學說有關。會不會有一些教育工作者認為,如「夜晚」之類的詞語只在香港粵方言才有人用,卻不屬現行普通話的用語?

我始終認為這位國文老師的裁決有點草率,「夜晚」有甚麼不正宗了?許多常用詞典都有收這個詞,並且解釋為「晚上」。如果學生拿出台灣教育部編的《國語辭典》陳情,老師還有甚麼證據可以說服大家「夜晚不正宗」?曹雪芹在《紅樓夢》既有用「夜晚」,亦有用「晚上」,本來就是同義詞。

國文老師用杜撰的「正宗中文」來管學生行文的修辭,文藝有甚麼希望?香港創意教育有甚麼希望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