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談一些明代廣府詞彙

作者: 王亭之

原載: 《加拿大多倫多星島日報》〈旅居隨筆〉2007年11月5日


談明末屈大均《廣東新語》的廣府話方言,今日結束,否則可能悶到人。

「挈曰扱起。」這「扱起」即是「執起」。

「謂不曰吾」。如今俗寫為「唔」。

「來曰釐。」這「釐」音已轉讀為「嚟」。這是韻母的變讀,而且是兩度轉變。對這些轉讀只能承認,不能依古音來「正」。

「走曰趯。」何文匯以為要讀「剔」。各位讀者肯承認他的說法否?

「謂港曰涌。涌,衝也,音沖。」由此足見涌音為沖,只有何文匯要讀「湧」,報新聞的人於是就聲大大說「東湧」、「河湧」矣。造成語音混亂,莫此為甚。你信屈大均的紀錄,還是信何文匯的「正音」?

「二水相通處曰滘。」所以「倫滘糕」不是「倫教糕」。倫氏的人聚居於「二水相通處」,是故地名「倫滘」。

「數檳榔曰幾口、數蕉子曰幾梳。」如今已少人數檳榔,但曰「一梳蕉」則如故。蘇東坡詩:「西鄰蕉子熟,時致一梳黃。」足見宋代時廣府話已用「梳」來計蕉之數。

雖然談說至此而止,但其實《廣東新語》還紀錄了許多當時的方言,相當有趣,只可惜那些字音如今已不通行,連植字都難,只好割愛,不過有點可惜。


(《新語》六之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