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文匯沒資格坐入殿堂

作者: 王亭之


香港一群文化人發起反「正音」霸權,難得有一本《東周刊》注視此事,加以報導,但何文匯的反應卻十分橫霸,他表示「只會與對讀音有一定研究及認識的人進行學術討論」。初聽起來似乎十分合理,但其實正是霸權的表現,他將自己用學術廟堂的蓋頂來蓋着自己,是故即可理直氣壯地,對反「正音」霸權的文化人不加理會。他明明知道,他引發的語音問題關係到廣府話的存亡,所以他對記者說,小孩子從小就學他的妖音,對這些妖音就不會覺得奇怪,那就是分明有意謀殺正宗廣府話。他的優勢是,有官府、傳媒、一些教師校長受他的蠱惑,特別容易蠱惑小孩子,所以他有時間優勢,等待支持正宗廣府話的人老死,受蠱惑的小孩子成為社會主流,他的妖音就可以將正宗廣府話滅亡,由是他就可以成為音韻學的宗師了。

然而,何文匯有資格進入學術廟堂嗎?

香港教育署曾經出版過一本《常用字廣州話讀音表》(一九九二年修訂本),由14位大學教師編訂,代表中文大學的是余迺永,並不是何文匯,可見時至1992年,香港教育署亦未曾對何文匯加以重視。

2004年「廣州話審音委員會」成員24人,包括省港澳三地的語音學者,作了逾十年的討論,編訂了一本《廣州話正音字典》,成員當中亦沒有何文匯,歷次的討論,何文匯都沒有資格參加。

由這兩件事,便可見何文匯根本受到省港澳三地語音學者的忽視與鄙視,王亭之真不知道何文匯有甚麼資格說,只跟學者討論。他可以檢查一下自己的資歷,研究中國一家唐詩,取得英國的博士學位,然後得周策縱教授的幫助,在維斯康辛大學校外課程,用英文教《周易》,欲藉此謀一教席而不可得,結果返回香港繼續做戲、拍電視,這便是他結識傳媒的背景。他之所學,有那一點跟音韻學有關?現在卻忽然以殿堂級音韻大師自居了,稱之為「無恥」可能重了一點,但稱之為「無賴」卻可能恰當。

「無賴」在《廣韻》時代稱為「潑皮」。潑皮亦有好有壞,在《水滸傳》中給魯智深收服的潑皮,便由壞變好,強買楊志那把寶刀的潑皮牛二,橫行市井,手下亦有一大幫馬仔擁護,那些馬仔亦替他製造輿論、將小孩子從小欺負到大,弄到人人都要服從牛二,於是牛二自然成為市井霸權,他要強買寶刀,亦不屑跟楊志「討論」,因為他是霸權,楊志不是,這便是澈底壞到透的潑皮,結果死於楊志刀下,市井人人稱快。如果牛二不死於楊志刀下,給他活到七十多八十歲,那些慣受他欺負的小孩都已長大,便可能認為牛二的所為天公地道,受他蠱惑的人,對他自然貼貼伏伏,一如今日有些傳媒與政府部門,以至部份教師與校長,對何文匯的貼伏,那麼,牛二便是殿堂級的人馬。

知恥近乎勇,希望何文匯有點勇氣承認自己的錯誤,因為假如他對,古往今來的真正音韻學家便都錯了,從來沒有一位音韻學家不承認現存的語音,假如何文匯不服,請他舉出語音學家否定現存語音的證據。


2013年6月6日